您的位置:萧山网首页 > 临浦网 - 萧山网 > 新闻速递 > 正文内容

告别,原来可以这样美

时间:2020-06-12 09:38:31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

今年4月,萧山区发布《关于进一步加强“移风易俗 文明殡葬”的通告》,临浦镇积极响应,广泛动员。

在宣传过程中,不少居民主动找到社区,表示自己会交代儿女将来去世后丧事从简,有的则主动提出想要捐献遗体,想让社区帮忙咨询。

在临浦,移风易俗、文明殡葬的理念深入人心,始于一位了不起的母亲,她叫倪月儿。

她是一位了不起的妈妈

2008年,倪月儿捐献器官的事迹影响了很多人。因为身患再生性肉瘤,6年里动了6次手术,听医生说这种病无法根除,当时年仅45岁的倪月儿便决定捐献器官。当年,她的一对眼角膜帮助了两名患者重见光明,她的遗体也献给了医疗研究。

轻轻地,他披着党旗走了

在蔡东藩社区,何志瑛孝亲敬老的事迹一直被大家传颂。何志瑛退休前是萧山区第三人民医院妇产科护士长。尽管护士的工作很忙,但当她得知公公婆婆患重病之时,毅然决定将他们从老家接到临浦来,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们。婆婆和公公相继病逝后,何志瑛又把年事已高的父母从江苏老家接过来照顾。老人年纪大了,生活无法自理,吃饭喝水都要喂,大小便要擦洗,何志瑛还是将两个老人照顾得舒舒服服,老人房间也都收拾得干干净净。很多人不知道,何志瑛的父亲是一名党员,他去世后丧事从简,只披一面党旗,只接受至亲简单的告别。

八旬大伯想以这种方式向科学致敬

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,让家住临浦的许大伯对生命的意义有了更深的理解。


镇里和社区开展移风易俗、文明殡葬宣传后,许大伯便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:等自己百年之后,要把遗体捐献给国家做医疗研究。

六十年前,许大伯还在当时的浙江体育学院上大学。从邮局退休后,他经常翻看大学时的教材《人体解剖学》。


“没有前人的贡献,我们就不可能有这样的书读。人体就像一部机器,还有很多奥秘等待我们去解开。比如这次疫情,那些患者在去世后把遗体捐献出来,让科研单位去研究,对我们了解这种疾病,战胜这种疾病我认为有巨大的推动作用。”

“人去世后,身体这部机器就不运转了,其实和废弃物没有什么区别。捐给人家研究,却能‘废物’利用,为人类医疗事业做贡献,这才是实现价值。”

因此当镇里和社区开始倡导移风易俗、文明殡葬时,许大伯便积极响应。

一位临浦父亲的朴实心愿


目前,钱大伯在康复医院疗养。(图片由其家属提供)

三年前,临浦居民钱利根让女儿钱女士为其在网上登记捐献器官。钱女士记得,1989年4月9日,那天刚好是星期天,爸爸休息在家,便带上工具帮一位五保户修房子,结果从梯子上摔下来造成瘫痪。


“其实,捐献遗体这个事我爸已经想了十多年了。因为瘫痪这么多年,爸爸后来还患上心脏病、糖尿病、高血压等。为了改善他的生活品质,2017年我们送他去了康复医院,也是这一年,他再次跟我提出要捐献遗体。我就帮他去打听,在网上成功登记,也了了他的夙愿。”钱女士告诉记者。

“这些居民给大家起了很好的示范作用,接下来,我们也会进一步加大这方面的宣传,提倡厚养薄葬,移风易俗。”蔡东藩社区党委书记叶青表示。

本站编辑:沈艳露